歡迎您的到訪...
五十寒暑,有群不斷世代更迭的人們跟隨耶穌的腳步,學習百合花的精神,在中興的校園裡用生命綿延、交替寫下屬於自己和當代團契的詩篇。團契信箱:nchujesus@gmail.com ※ 歡迎【按讚】追蹤中興長青團契的臉書粉絲頁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黃伯和
前台南神學院院長、系統神學教授
神學與教會第廿九卷第一期

「前言」美國天主教神父Jack Miles 寫了一本「神的傳記」的書,從文學的角度以希伯來聖經正典為藍本,試圖描繪上帝從太初創造以來如何從一個宇宙創造者,在歷史演進過程中,逐漸轉化為一個家族的朋友、父親、國際衝突的仲裁者等不同角色與身份。 Miles 避開了信仰中心與傳統聖經詮釋的角度,轉而以文學分析與批判的方式,將上帝看為聖經文學的主角,來透過經文的觀察與分析,勾勒出上帝在創造之後與人類的互動過程中所產生的內心掙扎,和其性格與角色的轉變。雖然對傳統信徒來說這種嘗試既挑戰了上帝永恆不變的信仰,又打亂了傳統聖經研究的規則,或許令人難於接受。但是作者引經據典,從經文發展的次序指出字裡行間對上帝描繪的轉變與矛盾,據以推論上帝的性格與其角色的演進,倒是提供了一個新的向度來解釋聖經中多樣而時有矛盾的有關上帝之陳述。上帝身份的轉化,或者可以說是人自己自我認知的轉化。因為只有與上帝密切關係的人才在其關係中把上帝呈現出來。也只有在人所想望、信服的上帝身上,人的真實面目才被揭露。人對上帝之瞭解的演進,是所有宗教進化的歷程,也象徵著人類社會演進的特質。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宋信樂牧師講道 2010.04.04 於鼎金基督長老教會

聖經:箴言19:11,路加23:34


有人說全世界最大的病是憂鬱症,但是,全世界最嚴重、最容易影響全世界的病卻是「怨恨」。上星期是復活節,我說的是「復活」的道理,這禮拜我要說「復和」的道理,就是能讓人和好的道理。1991年我有5個月的時間是住在瑞士(很美的國家),當年12月,我自己買環遊歐洲的火車票,用兩週的時間來觀察歐洲各國不同的社會狀態。我由瑞士、德國經由柯隆、漢堡到柏林等,各地方都有很多的故事,但到柏林卻給我很深很深的印象,我看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邊東德、一邊西德那很寬的圍牆,被推倒的磚頭已經成為小小的碎石,一塊只有一馬克,也有人在那裡做生意,也有人獻花向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的親屬致意。咱知道為什麼有那道牆,那牆到底有多長?全長約有155公里,約有半個台灣那麼長,試想若從高雄蓋個圍牆直到台中,牆的兩邊都有親戚關係,但都不能見面與連絡,那牆約有3-4尺高,牆不是薄薄的牆,而是比教會還要寬的牆,裡面有15道的機關,有302座的監視臺,鐵網一層、圍牆一層,然後再一層是放軍犬巡邏的,再來是豪溝,然後是戰車、機關槍一層一層均排設在兩道牆的中間。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雅典大學神學院院長Protopresbyter George Metallinos著

1.基督徒的禮拜

自從聖靈降臨的那一天起,人們不但以講道的方式來詮釋基督宗教(基督的教會),也用禮拜的方式來表達,而這也是教會生命的核心。禮拜不但是教會最深入的自我詮釋,也形成了信仰與整個教會生命。除了禮拜之外,教會的生命也被轉化為對「三位一體」的上帝的敬拜,因為「三位一體」的上帝是教會之首,是絕對的中心。

只有在基督體內,教會的禮拜與上帝才能被世人理解。「只有那在父懷裏的獨生者,身為天主的,衪給我們詳述了。」(若望/約翰福音1:18)在我們擁有基督的信仰之前,先有了對上帝與救世主的禮拜。因為有「基督」,所以我們可以將「基督教信仰」與「其他信仰禮拜」區分開來。因為基督教的禮拜具有「以基督為中心」的特質,所以我們可以將它與異教徒和猶太教區分開來(請參閱希伯來書9)。或許,教會中仍然保有某些異教徒或猶太教儀式的元素,但是,那都是次要的,它們並不影響教會的禮拜。

基督教禮拜中有一個重要元素是鮮為人知的,就是「由衷感恩並榮耀上帝的恩賜」。這就是為什麼基督教禮拜的基礎在於上帝為人類所做的一切,而不是人類為了取悅上帝、安慰上帝而做的一切。它也不只是一個宗教儀式,因為,透過禮拜,我們在教會中看到活生生的「基督」。「這會幕是上主而不是人手所支搭的。」(希伯來書8:2)透過上主的「位格」,前所未有的「神職」首次出現在人類歷史中。希伯來書中「司祭」、「祭獻」、「神職」等專有名詞,出自於初期教會的聖禮儀文本,這些關於聖禮儀的詞彙,與唯一資格俱全的大司祭(也就是基督)緊緊相連。在教會的禮拜中,基督不斷獻出完美的獻祭物----祂自己,祂的犧牲是靈性的,不是血腥的。世界上許多宗教,都由司祭獻上完美獻祭物,然而,在基督教會中並非如此,司祭只是將雙手「借」給基督,所以祂可以實現一切(以上論點,出自Chrysostom的教導)。所有的虔誠教友,透過受洗與敷油盛事,參與基督的神職,他們「獻上身體,作為活生生的、聖潔的、悅樂天主的祭品」(羅馬書12:1)。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儀智 牧師 2007.07.29 於高雄新興長老教會

 經文:哥林多前書1:18~25          

 

感謝上帝恩典,互咱佇一禮拜久舉辦兩項活動:兒童夏令營與兒童三福導師研習會,所以在今日禮拜中要舉行第五屆兒童三福導師結業授證及兒童夏令營成果發表會,願一切榮光歸上帝!這次兒童夏令營的主題是「勇敢Young一夏」,在咱的生命中,「勇敢」的品格是非常重要的,所謂「勇敢」並非「膽」,它有三樣特質,即勇氣﹙Courage﹚~「面對危險、痛苦及艱難,不退迴避的能力」無畏﹙Bravery﹚~是「克服懼怕,解決問題的能力」堅忍﹙Fortitude﹚~是「接受攻擊的能力」。勇敢是上述特質的基礎,所以,「勇敢」的定義就是「確信自己的言行,都是誠實的、正確的、公正的。」因著這樣的自信就產生了勇氣、無畏、堅忍的定義中所描述的能力。

 

傳福音也需要有「勇敢」的品格,有時會遭受拒絕或攻擊,也是需有堅忍不拔的精神,「因為十字架的道理,沈淪的人看做戇;咱得救的人,看做上帝的權能。」﹙哥林多前書1:18﹚有時信耶穌的人會被人看為是「戇人」,但是上帝豈是「愚戇」的嗎?咱所認識的上帝豈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上帝嗎?怎麼說祂是愚戇的呢?但是「上帝的愚戇」確實是保羅所說的,他說「上帝的愚戇比人卡智慧,上帝的軟弱比人卡勇壯。」﹙哥林多前書1:25﹚究竟上帝的愚戇是在那些方面呢?值得咱作信仰上的思考: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盧俊義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北東門教會牧師

馬英九總統、蕭萬長副總統、行政院長吳敦義,以及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等「四巨頭」,在六月十三日上午去台北基督之家參加主日禮拜,聽現任監察院長王建煊講道。而王建煊在講道時「大加推崇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認為真正能點亮別人生命的人,不是醫生也不是慈善家,而是一國的『掌權者』。」

看到這裡,我差點就要昏倒,想想看,王建煊所推崇的鄧小平這個人,遠的國共內戰殺死的人不計其數不說,一九五一年,鄧小平就是負責領導共產黨軍隊進入西藏,造成數以萬計喇嘛無辜死亡。而比較近的,我們甚為耳熟的就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門事件,就是他下令開槍鎮壓,並殺死學生的。但這樣冷血殘酷的統治者,竟然會被王建煊在基督教會的主日講道中, 評價為「真正點亮別人生命的人」!這是甚麼樣的基督教信息啊?

我真不該也不能批評他人主日講道,但把一個殺人多多的獨裁統治者,說成是「真正點亮別人生命的人」,且認為不是醫師也不是慈善家,那我就不知道他要怎樣論述德蕾莎修女,這位在實踐耶穌教導之愛的勇者?而芥菜種會創辦人孫理蓮女士,和在台灣人民心目中所景仰的蘭大衛醫師父子、譚維義醫師,以及更多奉獻一生生命給許多孤苦貧困的人等等,他們確實是點亮了許多人從生命的困境中,重新獲得新生命的希望,這些人的故事豈不是一直留在我們生命中,永遠不會忘記,甚至延續到他們的後代子孫,不是嗎?這是因為他們是用生命的愛,見證耶穌在十字架上無比的愛。但這種犧牲奉獻的愛,絕對不是任何一個手中握有軍事權柄,可以下令大屠殺不從其令之國家領導者可以取代的,更不是槍桿子下的政客無論有多少豐功偉業可以比擬的。

我寧願相信是新聞記者在寫報導的時候,沒有真正理解王建煊所講之道的整篇內容之精髓,但若果真他是像上述所講的那樣,那真的是對基督教信仰認識的極大偏差,也是邀請他去講道的教會的悲哀。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編輯:來
姚崇傑神父審核

(一) 彌撒名稱的演變
耶穌建立聖體聖事以後沒有給彌撒起名字,在教會初期,始終沒有一個固定的名字。有稱為「分餅」或「擘餅」。如宗徒大事錄所記載的。其後也稱為「紀念典禮」,有時也稱為「祭祀」,有時也稱為「主的晚餐」,也有稱為「感恩聚會」,「感恩禮」,「神聖的奧蹟」,「主的苦難」,「神聖的禮儀」,「共融(領聖體)的聖事」,等等。


至於「彌撒」這兩個字到第四世紀末才出現。據說:「彌撒」這兩個字是從拉丁文MISSA 直接翻譯而來的。原來,在四世紀末,在每次集會結束時,宣布散會時說:「Ite Missa est」意思是說「請你們回去吧!已散會了。」(Missa 是遣散的意思)。最後,「彌撒」便演變成包括整個禮儀的結構和程序的名稱了。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鄭仰恩牧師 2008.10.26

聖經:羅馬書 8.12-23

前言:看到我的題目,很多人可能以為和「經濟危機」有關,其實不是,因為本週當中就是「宗教改革紀念主日」(10月31日),所以我今天要和大家談一下「宗教改革運動」的信仰內涵。整體而言,我認為「基督徒的自由」是宗教改革運動的精神,但自由的對立面是什麼呢?當然是「不自由」,但是更好的表達方式應該是「焦慮」(英文的anxiety,或是德文的Engst)。人人都活在焦慮當中,我現在最大的焦慮就是如何用台語來表達「焦慮」!台灣人似乎沒有這樣深刻的心理性或哲學性的體會,因此台語語彙裡只能找到「煩惱」、「鬱卒(ak-chak/ut-chut)」、「操煩」、「迫腹」等不同意涵的用語。我暫時選用「迫腹(peh-pak)」!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胡忠銘牧師

前言:

「改革宗教會」(Reformed Church)本應包括宗教改革後,馬丁路德、慈運理,以及約翰加爾文等改革者所帶領的之教會。然由於彼此間對於神學與聖餐觀見解的分歧,導致分道揚鑣,遂從十七世紀起,「改革宗」乃指加爾文派的長老教會傳統稱之;「路德宗」則指為路德所領導的信義會或路德會。就其對比觀之,路德仍保有羅馬天主教會的禮拜,屬溫和型;慈運理較為激進,與羅馬天主教會的禮拜大相逕庭;約翰加爾文則以中間路線著稱。雖彼此的理念相左,但卻有一共同點,即各派的禮拜,皆相當重視「上帝話語」的宣揚,其中以加爾文所帶領的「改革宗教會」-「長老教會」為最。

長老教會禮拜的理念受加爾文神學觀的影響下,極為強調聖經與神學的「整全性」(integrity),且重神學上的「可理解性」(intelligibility),藉著禮拜展現出「教化功能」(edification),並力求「簡單不誇張」(simplicity),將一切歸榮耀於上帝。 本文所述,將以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立場簡述之。下文之「長老教會」乃指「臺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董俊蘭牧師 2010.04.04 於台美團契長老教會

聖經:以賽亞 65:17-25;使徒行傳 10:34-43


剛剛過去的這個冬天,下了四場大雪,第一場在聖誕節前,我們不得不把聖誕禮拜延後。其他三場大雪集中下在二月,二月初的那兩場間隔只有四天。第三場大雪快下完時,我和兒子已經開始剷雪,還沒剷到一半,女兒回來了,她的車子必須在路旁等半個小時,我們勉強打開一條通路,才有辦法把車開進車庫。

三月後,氣溫回升,本來想:這些災難應該都過去了,我們可以安詳地等待春天的來臨。沒想到三月中的一陣狂風驟雨,很多樹倒了,壓斷了電線,NJ一共有32萬戶人家停電。我們的信徒,特別是North Brunswick和Princeton這兩區的弟兄姊妹,很多遇到停電,抽水機不能動,導致地下室淹水。而且因為停電,沒水又沒暖氣,晚上睡在黑漆漆又冷冰冰的屋子裡,就像躺在深淵裡死去了一樣。

水災之後幾天,電來了,積水抽乾了;然後,太陽露臉,氣溫又回升了。我們的生活又逐漸回復正常,我們好像在鬼門關前走一趟,終於又重回人間。

這就是「復活」:本來活著,後來死了,最後又活過來。曾經活過,我們才知道「死」很痛苦;我們有過春天的經驗,才能深刻體驗大雪的不便,和淹水、停電的痛苦。而且,我們有了「死」的經驗,才知道「復活」的可貴;我們經歷了沒有電可以抽水、可以提供我們溫暖環境的痛苦,才能更進一步瞭解,電是那麼重要。所以在停電時,我們是那麼期待電力的恢復;而當電來時,我們是那麼高興。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郭榮敏(美國哲吾大學哲學博士,台南神學院舊約教授)

有一天一位主日學學生問老師說,每當祈禱完,總要說一句「阿們」1,到底阿們是甚麼意思?老師不加思索地就回答,說:阿們就是「完了」的意思。照樣每當我們參加禮拜,最後的節目就由牧師祝禱,好多人迫不及待地等牧師祝禱最後的「阿們」就很快地離開教會,趕回家恢復日常工作,從來不思考,或過問「祝禱」的用意?祝禱是甚麼?只是宣告禮拜結束嗎?週間我行我素過著與主日禮拜毫無關係墮落的生活!

本文初探舊約祭司的祝禱文為主並點出它對今日信徒生活的意義。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