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信樂牧師講道 2010.04.04 於鼎金基督長老教會

聖經:箴言19:11,路加23:34


有人說全世界最大的病是憂鬱症,但是,全世界最嚴重、最容易影響全世界的病卻是「怨恨」。上星期是復活節,我說的是「復活」的道理,這禮拜我要說「復和」的道理,就是能讓人和好的道理。1991年我有5個月的時間是住在瑞士(很美的國家),當年12月,我自己買環遊歐洲的火車票,用兩週的時間來觀察歐洲各國不同的社會狀態。我由瑞士、德國經由柯隆、漢堡到柏林等,各地方都有很多的故事,但到柏林卻給我很深很深的印象,我看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邊東德、一邊西德那很寬的圍牆,被推倒的磚頭已經成為小小的碎石,一塊只有一馬克,也有人在那裡做生意,也有人獻花向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的親屬致意。咱知道為什麼有那道牆,那牆到底有多長?全長約有155公里,約有半個台灣那麼長,試想若從高雄蓋個圍牆直到台中,牆的兩邊都有親戚關係,但都不能見面與連絡,那牆約有3-4尺高,牆不是薄薄的牆,而是比教會還要寬的牆,裡面有15道的機關,有302座的監視臺,鐵網一層、圍牆一層,然後再一層是放軍犬巡邏的,再來是豪溝,然後是戰車、機關槍一層一層均排設在兩道牆的中間。

有很多德國人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就沒有再見到自己的父母與親人,很想翻牆過去見自己的親人,但那是不可能的事。很多人在牆的中間被槍打下來,還有人用很多時間偷挖地道,但還是被抓到而被槍斃,甚至還有人從其他的地方游泳偷渡,但絕大多數的人都死在圍牆內。為什麼會這樣?我想那就是「恨」,人與人之間最大的病。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的國家,是因為咱在10幾年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提倡不要再讓228的黑影罩住人的心靈,那時翁修恭牧師就聯合外省人教會的代表周聯華牧師,連手坐下來一起禱告,甚至禱告到流眼淚,要怎樣讓228事件的恨,能從台灣人的心中抹滅。通過那次大家一起禱告,大家用信仰來互相關心,就看見大家都能合一,合一之後的現象就是慢慢的會接納,接納之後就能化解兩邊不必要的怨恨。


今日耶穌基督復活,但我們須知復活之後要做什麼?保羅曾說:「耶穌基督為了我們死,是因為咱與上帝之間有一道牆、有一條溝,人因為犯罪得罪上帝,所以中間沒有連絡,須透過耶穌基督做為橋樑、做溝通的管道,當耶穌基督死又復活,這橋樑就蓋好了,人與上帝之間的怨恨,那種不和諧就已經化解了。」有人說宗教最偉大的地方就是「忍人所不能忍」,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但基督徒做得到嗎?基督徒有這樣的愛心來包容、化解這些怨恨嗎?我知道,每個人都能了解赦免可以化解很多怨恨,寬容、慈悲可以讓這個世界更和諧、更喜樂,我們都知道這些道理,但若要去實行,每個人都會覺得很困難。有時咱會說:「要我去原諒他?不!須他先來跟我說對不起,否則免談。」我們喜歡把條件設定在別人身上,要別人先跟我們說話,先伸出和諧的手;總是咱不知,聖經有很多的地方告訴我們,原諒及赦免最大的利益人是自己,因為咱與別人不和時,我們自己並不好過,甚至連晚上都睡不著、吃不下飯。當我們無法接受我們的敵人、我們怨恨的人時,我們的身體不舒服,心靈也受到很大的創傷。原諒別人有一好處,就是改變自己的想法,當我們想要原諒別人時,我們的想法就已經漸漸在改變了,當咱怨恨的想法改變後,咱心裡的驚慌、不安就會慢慢不見,這真的很奧妙。

 

基督徒常常要在寃家之所在記得耶穌的話,當祂受釘在十字架上將死之時,祂尚且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當咱若想到咱的主這麼大的寬容及赦免之時,咱要提醒咱自己,醫治這世界唯一的良藥即愛,只有愛才能化解一切不平及怨恨。所以,無論咱想什麼或做什麼,若不能表達出基督的愛,如此,那種想法或作法一定是錯誤、無利益的。但是要修正這些錯誤之想法或做法,只有一帖密方,原諒及赦免,因為原諒及赦免可以使咱從別人及自己的身上尋到愛及平安。


當咱與別人有過節、不爽快之時,大部份都是因咱自己容易責怪別人,在責怪別人之時,咱自己整個心靈愈充滿怨恨與驚徨,種種不正確的看法使咱愈想愈氣、愈想愈無法快樂。但是,當咱若跳出咱自己歪曲不正的想法,同一件事咱若用愛心及原諒之態度來看,咱會感覺事情不像咱自己所想的那麼嚴重,其實對方也不一定像咱所想像的那麼不好。如此,咱的心就會比較平安,漸漸用較寬闊的眼睛(輕鬆之心情)來看事情,咱會將過去那些恩恩怨怨的過程忘掉,心靈就自然會較快樂。

Dr. Gerald G.
Jampolsky,是一心理醫師,曾在加州大學舊金山醫學中心教書,也是加州心理治療中心之創始人。他強調在心理治療之過程之中,非常需要兩項物件:上帝與愛。他說人出世以來就有愛之能力,但有一種反作用力,就是懼怕、是人自己心靈的產物。這兩種力量常常在左右咱對人生之態度,也在影響咱的心情。但是他建議咱要常常通過原諒(寬恕)別人,將每一個人(包括咱自己)看成是無惡意,也沒什麼可責怪,若此,咱都可以從懼怕中解放出來,他說這就是一種「奇蹟課程」。他說有一次,有一人欠他很多錢,欠很久都無還。起先他自己很生氣,他又想到他已替那人做很多事,又治療那人之女兒之病(已醫好),又想到那人很有錢又不還,他愈想愈生氣,他決定要打電話先罵他。但忽然想到「奇蹟課程」,也聽見內心有聲音在苦勸他不可黑白想,也不要去想錢之代誌。他告訴自己〝我要實行原諒之道理,又維持與那人之關係。〞後來,他也照常打電話給那人,他跟那人說他的想法如何改變,也不再向他討錢,他說:「主要目的即要繼續維持兩人好的關係,錢不是問題。」那人想了很久:「hm!對啊!我若不將錢還你,我看連上帝也不會替我還。」隔週,那人來找他說話、握手、還錢。


當那人還錢離開後不久,又一婦女來找他,這婦人有一個11歲女兒得到骨癌,也是Dr. Jampolsky之患者。這老母告訴Dr. J.她的車在車廠修理,所以,無法帶女兒去醫院做化學治療,雖車已修好,但無法付70元修理費。那時,Dr. Jamposky心內想:〝既然我剛才才得到一筆錢,我應該拿出70元來幫住此婦人。〞結果他照這樣做,當他將錢拿給那婦人之後,他感覺非常平安、快樂。


箴言19:11b說:「原諒人之過失,就是自己的榮光。」其實,原諒別人即原諒自己。接納別人之過失,即接納咱自己。因為有很多所謂〝別人之過失〞都是咱自己在懊惱及生氣之時所猜出來的(假設),在咱愈生氣、愈怨恨之時,咱所想到的事大部份都是消極,咱所想到的人大部份也都是歹人。


當咱若可以跳出〝自己亂想〞的心理監獄時,咱可看到的別人都還不錯!咱看到咱自己也是一個好人君子。如此,咱怎會不快樂?!

羅勃舒勒(Robert schuler)牧師曾說:「上帝發現到一條裂開的裂痕之時,上帝就起造一座橋。」上帝常常客串做一個和解者(和睦),又呼召咱來幫助!基督徒應常常準備一顆寬容與赦免的心,來與上帝合作,因為赦免會使咱的心歡喜,但當咱赦免之氣力不足之時,咱應該用更多時間來祈禱。

創作者介紹

中興長青團契 NCHUCSF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