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莉.喬丹的家,在美國中西部的小鎮。她站在門口,看著大兒子泰德催著妹妹阿莉西雅漸漸走遠。再過一年.就要去上學了。

    每年,學年的開始日,梅莉都有一股很複雜的心情。每天家中會有數小時的安靜,工作告一段落的安詳……不過,也有一點悲傷。因島,每當孩子上學,總有與孩子們的距離越來越遠的感覺。

    她慢慢地走回廚房,整理早餐的碗盤,隨著流理台的水聲,梅莉想著:「不久孩子們都要畢業,完成學業。但是我呢?……」梅莉抬起頭來,看了看窗外。「主啊!我是永遠不必學習的嗎?我好像一再地被教導著同樣的事情!」

    這個夏天,恐佈的小兒麻痺症正在流行,梅莉抱著孩子,以非常迫切的語氣祈禱。今年,好像比去年流行時更加猖狂,她的心更混亂。當鄰居的汽車遭到破壞,丈夫去幫助了他們,卻也沒有在電話中告訴她有這麼一回事。梅莉不斷地祈禱……直到丈夫回來前半小時。然後又自己擔心了起來。

     「主啊!我總得要學習呀!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兜著圓圈。」

     不只是梅莉.喬丹 ,多數的基督徒也會感覺到自己是不斷在圈中兜著轉。即連昔日以色列的子民也是,感覺到在同一地點繞大圈子。當他們出埃及時,他們從何烈山到應許之地的入口加低斯巴尼亞,只需十一天旅程的距離。但是,他們卻迷失方向繞著圈子走,抵達加低斯巴尼亞時已經是第二年的第五月了。在應許之地他們派出了斥候,帶回來的報告使他們挫折打擊。他們尚未學到信仰的教訓,只是迷惑地兜圈了。當他們抵達加低斯巴尼亞,已經走離開埃及四十年了。這一次.他們要進入迦南之地,他們學到了信仰的教訓。

     我們也都在生活中經驗「加低斯巴尼亞」。那是在教導我們,當不問人生境遇的轉變,堅持地信賴神。我們常常抵達了,竟祈禱著要脫離那個地方,而不祈禱賜我們耐心學習去適應。

    佛洛倫絲有一再復發的鼻竇炎,每當病情復發.她向神傾訴祈求的是,希望能為神的榮光而活著。但是神並不為她的祈求而回應,連恢復的方法也不指示。因此,很明顯地,持續忍受這個疾病是為了神的榮光,她要學習接納與適應。

    帕特利西雅,由於嫁給了對她毫不關心的男人而感覺到無比的悲哀。她們曾經一度分居。但是,在自由快樂的那段分居期間,帕特利西雅了解到那不是神要她走的道路。她們終於又在一起。現在,當她覺得結婚是限制自由的牢獄之際,帕特利西雅祈禱說:「神啊!請教導我正確的生活」。今天,她們的婚姻仍然欠缺同心一致,但是帕特利西雅已經比以前在處理自己的處境上更加賢明了。帕特利西雅有很好的學習。

    我們不是要畫個圓圈走,而是要順著螺旋形地走。

    我們在學習神的和平與喜樂中面對問題,會多次遭遇相同的問題,然後才能達到螺旋的頂上。

創作者介紹

中興長青團契 NCHUCSF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