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堂曰:看到舊舊的報紙,想到幾年前的某天,昱筠學姐帶我去台中拜訪張宗隆牧師夫婦。聽昱筠學姐說,他們那時的中興長青團契有許多人在民族路教會禮拜,很受到張牧師的照顧。我們吃著牧師娘剛剛揉好蒸出來的饅頭、聽著張牧師說他小時候的故事:「在我讀初中(我忘了是中一中還是南一中)的時陣,有一擺我在田埂路上牽著自轉車(腳踏車)跟著一陣人在走,那群人是基督徒,他們在對我說故事,我聽著聽著,就想講:『這信仰怎麼會這麼美。』...」

而下面的文章,是張牧師為紀念1977年發表長老教會人權宣言的發表而寫的回憶,引自《台灣 新而獨立的國家》。

 

追述 「人權宣言」前後 再思領受上帝的應許1

張宗隆牧師

    依稀還看到,從交通要道轉入山路,沿途有茂密高大的樹木,然後進入稍形隱密的利巴嫩山莊。卸下行李,伸伸筋骨,呼吸來自林木的香甜空氣,享受微風的輕拂,身體頓感舒適清爽。可是,一下子又想到來這裡的「任務」,馬上收拾原來想要放鬆的精神,整個心境就嚴肅起來。

一 、追述 「人權宣言』前後

緣起

    自國民黨的政府統治台灣以來,其基本態度是人民和/或國家次於黨,黨次於執政團隊,執政團隊次於核心組織,核心組織次於政治領袖。對內,鉗制人民的自由,遏止民主的發展,差別對待族群,黨及其衛星(利益)團體坐擁百分之九十的國家資源;對外,越使台灣成為國際孤兒,傷害台灣的國權和國格,以及剝奪人民的人權和權益。歷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以下簡稱PCT)在1971年「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和在1975年「我們的呼籲」,國民黨的政府絲毫沒有改變其總攬黨、政、軍、特、法、教、財、公的專制和恐怖統治的本質。

    一九七七年六月底美國發表消息,聲稱要與中國外交正常化,以及國務卿范錫和總統卡特即將陸續訪問中國。可是,國民黨的政府仍然拒絕改變其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該政權擁有中國的主張。在這情況下,台灣人民擔心這個島嶼會成為華府與北京之間關係正常化「棋盤上的棋子」,以及受到中國的侵略。

    因此,PCT總會常置委員會(以下簡稱「總委會 ) 於七月十二日決定要致函給美國總統卡特,並通知PCT眾教會,以表明我們教會的立場。

    日後,我們一行受託的人,高俊明、鄭兒玉、翁修恭、王南傑、張清庚、謝禧明、許石枝、謝穎男、王憲治、張宗隆、莊經顯、(或有遺漏)等人,從台灣各地來到黎巴嫩山莊,一起商議文稿。

 

定稿

    從起草到定稿,我們祈禱並查考聖經,反省台灣的歷史,檢討台灣在當時國內國外的處境和局勢,以及展望台灣的前景。我們共識,這個宣言紮根在聖經和信仰,並延續前兩個宣言。在研擬過程中,我們起先像前兩個宣言那樣要列舉對政府的各項建言,可是後來發現:第一、無論建言如何,國民黨的政府總能用各種言詞和論調加以搪塞,若非辯稱已經完成,就是辯解正在竇施,或是藉口居於現實需要設限;第二、台灣長久有人權、民主、自由、內政、外交的問題和危機,基本上在於台灣未成為獨立的國家;第三、台灣需要成為獨立的國家,可是人民和政府必須更新,台灣才能有光明的前途。

    終於,我們寫下;「為達成台灣人民獨立及自由的願望,我們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在人權宣言本文之後,我們特別加註一個禱文:「我們懇求上帝,使台灣和全世界成為『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的地方。(聖經詩篇八五篇10至11節)」這個宣言不是只在促請台灣的政府,也是對上帝的祈禱;不是只具政治性的宣言,更是信仰的見證;不是只為台灣這土地和住民的益處,更為對世界的福祉有所貢獻;不是只求政治上的建國,也祈求上帝讓台灣覺醒、重生、更新。可惜這個用心在日後外界的評論中被漠視和割離。

 

發表

    一九七七年八月十六日,PCT總委會通過並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人權宣言除函送美國總統和 PCT眾教會外,也發表於八月廿一日的教會公報〈第1329 號〉,並函寄給政府有關單位。

    登載「人權宣言」的當期台灣教會公報和信件幾乎全被攔截,不過仍有一些漏網之魚。收到信件或當期公報的教會牧師,在禮拜中宣讀該宣言,導致他們被治安和/或特務單位約談和恐嚇,但是這些牧者並不因之畏縮,反而把自己的遭遇以及國民黨這樣的反應當作笑談。

    不久,國民黨的政府採取示奸的措施。在九月間,邀請PCT一些教會代表參觀經濟和軍事建設,盼望能以此「感化」PCT。後來發現,國民黨這樣的作法,只是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初期陳儀對當時的處理委員會、學生代表、和台灣人民「先禮」、緩兵之伎倆的故計更施。國民黨的政府實際上已在擬訂圍剿、醜化PCT的種種作法。PCT已感受一股肅殺之氣逐漸籠罩過來。

  在國民黨政府打擊PCT的貝體方案逐漸定案之際,另外  有一些「自發」的攻擊行動。各教派和獨立教會(尤其國語教會,含中華基督教長老會信友堂)紛紛發表宗教裁判所式的佈告或公開信,審判PCT。教會界的出版業者(如林治平者),批判長老教會發表人權宜言是一種叛國行為。黃約翰的「福音報」(據傳每年從國氏黨的政府收受約一百萬元的補助),對長老教會的攻擊不遺餘力。高舉大中國主義的刊物「夏潮」,以中共的口氣謁罵PCT,並曲解台灣基督教史。2國民黨的傳聲筒刊物(如綜合月刊),咒詛高俊明牧師,譴責PCT。有的,曲解「把凱撒的東西給凱撒,把上帝的東西給上帝」(可廿二 17)、和「必須服從當政者」(羅十三 1~7)的經義,有的,教訓PCT要「先是一個中國人,才是一個教徒」。

    無可諱言,人權宣言的發表引起了PCT部分倍徒和教會、惶恐。當時信徒困擾的問題有:教會會受傷害(這是最大的擔心,所以也認為總會設想欠週,會導致教會遭受逼迫而萎縮);教會是「屬靈,的團體,不應介入「屬世」事務;政教豈非分立,PCT這樣的作法有干涉政治之嫌;教會是個大而政治性意見不能一致的團體,不應由任何團體或單位發表宣言;.….。

    有人因為人權宣言而離開PCT ,可是也有人因為人權宣言而加入PCT ,或重回PCT。當時台南太平境教會有一位離開教會幾十年的信徒回來了。他說:「我認清PCT的上帝不是「鴉片仙』的上帝。」意思是,他從PCT認清,基督信仰不是受難人民的麻醉毒品。

 

困境

    在當時的專制環境和日益加重的攻擊壓力下,PCT很為難的是,難有機會及媒體空間向信徒和社會大眾解釋發表人權宣言的因由、神學和信仰背景;很難讓質疑者瞭解台灣的國際處境,和國內的政治、社會實況。因此,PCT的傳教師和信徒充滿焦慮,尤其中會和總會的幹部同工更是如此。

    本來,主日講道是牧者教導的最佳機會,可是多數教會的主日禮拜遭受監視監聽,尤其牧者的講道被錄音,或被記錄以打小報告。此外,也有信徒會向牧者施壓,避免講道談及有關人權宣言以及意含社會公義的內容。

    自人權宣言發表到一九八O年八月底,筆者所牧養的台南太平境教會,每個主日都會有特殊人物前來參加「禮拜」。從他們的穿著和態度就可知道他們的特殊身份和前來參加的意圖。教會青年會「虧」這些人來禮拜卻不奉獻。

    在抬面上,國民黨的政府由新聞局和中央黨部第五組(社會工作組),齊頭並進專門對付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和她的教會公報。新聞局長是宋楚瑜,第五組組長是蕭天讚。前者被黨外人士認為陰險霸道,後者被黨外人士認為老奸巨猾。宋楚瑜還有一個得意部下叫蔡鐘雄 (後來曾任親民黨的主任秘書),寫了一本小冊「顯微鏡下的台灣基督教長老會」,大肆發行,極盡醜化、污曬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能事,並且把「台『獨』」污名化為,「台『毒』」。這個蔡氏的文章影響不小,叫黨國體制的支持者和抱持大中國意識的人吸食了更多敵對台灣的「毒品」。

    在當時風聲鶴唳的氣氛中,對信徒的教導只好「抬面下化」。儘量利用交談的機會與信徒「交換意見」。對教會青年則善用交談和團契聚會的機會與他們對話,向他們說明與人權宣言、民主化、建國有關的主題。

    各地方教會的牧者都站在自己的崗位,為信仰和整體教會辯護,進而從事教導的工作。有很多位擔任總會性要職的前輩牧師和信徒,還擔負與普世教會聯絡的工作,及應對國民黨政府的約談、恐嚇、醜化、抹黑、分化、攻擊。感謝上帝,祂總使用適當的人作「信差 /天使」,將國民黨和特務機關(兩者實為一體)的計謀陸續傳達給這些前輩牧師和信徒。

 

公報

    當時能對教會和信徒作「面」的教導的工具,唯有台灣教會公報。可是在國民黨的政府的新聞、書刊及影劇之檢查制度( censorship of press) 下,教會公報的言論必須極度謹慎。加以「人權宣言」和社會關懷不是教會唯一的事工,教會公報不能有較頻繁或份量過重的文章。起先,公報只是藉著零星的社論和文章間接、間歇地作一些論述。

    進入一九七八年,台灣教會公報逐漸增加有關社會公義、人權宣言、和台灣獨立的文章。其中有不少作者採用筆名,讓國民黨的特務無從搜尋。除了眾多擲地有聲的文章之外,一九七八年三月起有張宗隆和林玉如夫婦(筆名「宗」、「玉」執筆的「宗玉集」,六月起有王憲治(不署名)的「曠野之聲」,一九七九年八月起有林培松(用不固定筆名)的「百感交集」和「育嬰雜感」,作長期、帶狀的專欄。教會公報的民眾性、可讀性、和水準更為提高。當時只有極其鮮少的本土及鼓吹民主、獨立的刊物,因此教會公報是台灣民眾的精神糧食和支柱。

    台灣教會公報經常被竊取(當局美其名為「沒收」。這樣反而提高民眾對公報的興趣和需求。民眾擔心遭受國民黨的迫害,多末訂閱教會公報,卻爭相索閱和互相傳送,因此公報的發行量直線上升。3

 

施暴

    PCT在人權宣言發表之後,遭遇了最大的挑戰。第廿五屆總會通常年會即將在一九七八年三月底召開。這是國民黨的政府要破壞PCT及其人權宣言的機會。

    在這一屆通常年會中,人權宣言能否得以接納通過?還有,高俊明牧師能否連任總會總幹事之職?高牧師早被國民黨政府視為「眼中釘」,是人權宣言的「始作俑者」,為PCT的最高象徵人物。國民黨政府已策劃要如何壓迫PCT在年會中不接納、通過這兩個議案。我們覺得國民黨的政府會有大動作干擾這次的年會,並且的確有「信差/天使」如此警告我們。

    總會年會召開的前一天(三月廿七日)下午,有位原住民牧師來到太平境教會的庭院,說要找牧師。我說我就是。他自我介紹是中部布農族的某某牧師。「現在有五十個牧師和長老在台南集合,國民黨要用遊覽車把我們載到台南高工,每個人發給(?)千塊。」他說,他是利用午餐的空檔趕來通知。說完話,他就匆匆離開。

    由於事態緊急,急忙趕去轉告主任牧師王南傑,讓總會相關牧長及早知道這消息,並趕快商討因應之道。一急之下,我竟疏忽了要記下這位牧師的大名。真是扼腕!

    第二天下午,第廿五屆通常年會召開,門禁森嚴,有關高俊明牧師連任總幹事案和人權宣言接納案都採唱名投票。在被威嚇、緊張的氣氛中,投票結果:高總幹事連任案在總數312張選票中,反對49票,棄權8票,得票255票當選;人權宣言案經過正反雙方激烈辯論之後投票,在總數294張選票中,反對49票,棄權10票,235票贊成。

    票數的統計出現兩個有趣的現象。第一、這兩個議案的反對票數都是49票。這四十九票是國民黨的鐵票。但是,那位「跑票」的議員,相信就是這位冒著危險到太平境教會來通知我(們)的原住民牧師。他可說是五十位被挾持的議員中真正對上帝忠心,愛教會,愛台灣的。

    第二、兩個議案明明是極多數贊成和接納,反對的倒是區區的鐵票四十九票。可是,國民黨的政府及其眾多傳聲筒媒體卻說,贊成和接納的是極少數,反對的是多數。國民黨及其政府充分暴露它顛倒是非、耍「眾口鑠金」伎倆的本質。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發生高雄美麗島事件。黨外人士在高雄舉辦集會有受到PCT發表人權宣言的激勵。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廿三日嘉義中會林子內教會救主聖誕讚美禮拜中被侵犯,傳道師被國民黨政府的特務非法挾持。

    一九八O年二二八當天國民黨的政府主導林義雄律師家滅門慘案。PCT發表牧函。

    一九八O年,PCT第廿六屆總會通常年會舉行完後不久 (四月廿四日),高俊明牧師因「窩藏」暴徒、叛國者施明德而被逮捕。這是國民黨的政府處心積慮,精心設計的大行動,並以為如此可以摧毀PCT。實際上,國民黨的政府對高牧師早就要「去之而後快」。也曾要利用林義雄家的慘案給高牧師羅織「主嫌」的罪名,但始終劇本編寫不成。

    從此,PCT各地教會長期舉行聯合祈禱會,為高牧師、眾教會,和台灣祈禱,並為上帝施行公義、慈愛及和平普及全地而禱告。同時,國際間的人權團體和教會以及各國國會議員的關心、支持,以及對國民黨政府施加壓力接踵而至。

 

二 、再思領受應許

    發表人權宣言至今,上帝藉著PCT向台灣人民的應許─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仍遭遇種種障礙。在展望應許的實現之際,我們就來面對這些遭遇,從聖經獲得對照和殷鑑,盼能加以克服,使上帝的應許早日成就。

1.「落葉歸根」抑 「落地生根」

    以色列人雖來自吾珥(後來的巴比倫、迦勒底,今伊拉克)和/或亞蘭(亦名敘利亞,今敘利亞),可是他們並不「落葉歸根」,即使這兩個國家地大物博、物產豐盛、文明發達、歷史悠久。雖然他們在文化上受巴比倫和敘利亞的影響,可是他們從未對這兩個國家作國家認同,不視這兩個國家為「祖國」;這可從他們至死抗拒這兩國的侵略或統一一覽無遺。以色列人/猶大人以迦南為他們的鄉土和祖國,徹底要在斯土斯民「落地生根」建國。

    以色列人曾有短暫落葉歸根的現象,見於雅各和約瑟的歸葬迦南,以及以色列百姓不願逗留在居住四百年之久的埃及,而要回去上帝應許之地迦南。前者─雅各和約瑟,因為認同他們的祖先亞伯拉罕和以撒所認同的土地為鄉土;後者-─以色列百姓,他們要從壓迫、虐待他們四百年的大國埃及逃離出來;埃及那樣的國家不可能得到他們的國家認同。

    長久以來,台灣的先民逃離那專制、貧瘠的中國,就要在台灣落地生根,與這塊土地共生死(即「農業移民」)。今天台灣有一部分人是隨著蔣家人被迫到台灣來,他們要落葉歸根於中國。他們的心理,我們可以瞭解。不過,台灣的住民都可以像台灣人與其先民、以及以色列人那樣,作一個抉擇,認同這個充滿自由、民主、鳥語花香、有情有義的島嶼為鄉土,接納他為上帝應許之地,落地生根於此,共同來建立一個新國家,因為這裡是上帝給台灣人民的應許之地,是流奶與密之地。假若他們仍要回歸中國,他們不應阻擋台灣要成為新而獨立之國家的決心,不要傷害台灣,並且可以隨時回到他們的「祖國」中國去。


2.黨國意識和大中國意識

    以色列人自從他們的祖先來到迦南地,就從未再自稱是吾琪人、或迦勒底人、或巴比倫人。雖然曾自稱是亞蘭人,卻未用有國家意味的「敘利亞人」稱呼自己。在敘利亞前來侵略,以及巴比倫前來統一或併吞時,以色列人/猶大人都末抱持「大敘利亞」或「大巴比倫」意識,沒有「歡迎祖國大軍」,沒有「慶祝回歸祖國」,反而誓死抵抗到底。

    當耶穌基督來到猶太人當中要拯救他們時,法利賽人(含經學教師)和撒都該人(含希律黨人)大力抗拒耶穌基督的釋放行動。這些保守勢力視律法具有不可侵犯性,為把持他們本身的既得利益,委願臣服於外來統治者的政治權力,利用政治力和猶太教「法統」,無所不用其極置耶穌基督於死地,連帶要完全消弭耶穌基督的解放大業。

    今天台灣還有不少人和新約聖經時代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一樣,教條式地固守著「大中國(統一)意識」,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主張,以文化認同加上血緣關係強迫人對中國作國家認同;或認為台灣必須繼續被中國國民黨統治,唯恐他們會因台灣獨立建國而喪失數十年來在中國國民黨專制政府所累積的特權、資源和利益;或抱持族群優越感;總而言之,唯恐中國(人)不能再主宰台灣。這些人和中國唱和,唱衰台灣,鼓勵西進,甚至為阻擋台灣獨立而採取焦土政策。這樣的人其實是「中國人」,絕對不是「台灣人」。教會和台灣人需要藉著溝通,呈現歷史,意識教育,將台灣人民從大中國或統一意識解放出來。

 

3.「新」殖民主義抑 「後」殖民主義

    以色列人雖然過紅海、出埃及了,可是在漫長的曠野路裡,經常有人懷念在埃及的日子。他們把被埃及奴役的日子美化為豐衣足食、有言論自由的日子。在曠野裡,稍不順遂、稍不滿足,就抱怨,就抗爭,甚至要推翻摩西的領導,重回埃及接受極權統治。雖然上帝已經讓他們在曠野中嚐得自由的滋味,他們卻仍要回從前奴役他們的國家作庶民。雖然享受了四十年的解放,以色列人仍然只是「新」的被殖民者。

       當保羅向外邦人宣揚耶穌基督拯救世人,和要使人得釋放的福音時,猶太人基督徒卻要強迫外邦人基督徒接受原已禁鋼著猶太人的律法和教規。雖然這些猶太人基督徒也已信了耶穌,卻認為基督信仰是猶太教的一支,猶太人的律法和猶太教的法統是外邦人得救的必要條件。這些猶太人基督徒,一方面誤導和籠絡外邦人基督徒,一方面以當年猶太當局對待耶穌的方式迫害保羅。可惜,外邦人雖因信耶穌基督得到自由,仍然有些外邦人基督徒接受猶太法統,從自由和  釋放回頭作猶太律法的奴隸。保羅在傳揚耶穌基督的福音的同時,也要與「換湯不換藥」的猶太人基督徒爭戰。

    四百年前起,上帝就讓台灣人民越過「黑水溝」,脫離專制、家天下、剝削、暴虐的中國;也讓部分台灣人民逃離中國共產黨魔掌;也讓台灣人民經歷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年代,以認清中國國民黨黨國體制的邪惡;也讓台灣人民歷經解除戒嚴,以及總統大選,媒體開放,嚐得民主、自由的滋味。但是,台灣人民尚未跨過「約旦河」,而仍在「曠野」流浪、徘徊,持續不滿、抱怨、抗爭、對立、通敵或延攬覬覦的外力介入、蓄意推翻領導團隊。

    台灣的「中國人」要摧毀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自主、自由、自尊,重新要把台灣交給中國國民黨的黨國作婢女,不然就是要把台灣送給中國作禁臠。他們只要換個「主子」;雖嚐過民主和自由的滋味,卻寧願繼續作庶民一-黨國或中國的次民。但是,台灣人是殖民主義「後」的人。台灣人要把台灣建立成一個主權獨立、民主、自由、自主、持續更新的國家。

 

4.「統一」抑 「獨立」

    一般人總以為「合」比「分」好,「統一」比「分裂」對。然而,就基督徒而言卻未必如此。

    在聖經中巴比倫人建「巴別通天塔」的故事裡,當人要一統語言、種族、文化、諸國時,上帝反而解散這個帝國。雖然埃及佔有以色列人四百年之久,可是他們自大妄為,奴役以色列人,上帝就將以色列人解放出來去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雖然上帝讓以色列人十二支族成了一個國家,可是當領袖袒護自己的支族,歧視或欺壓其他支族,上帝就讓這個國家分裂成為:南猶大,北以色列。

    保羅和巴拿巴是傳揚耶穌基督福音很好的團隊,可是當他們有了意氣之爭,上帝就讓他們這個團隊一分為二。上帝還藉著他們的「道同不相為謀」促使福音傳播得更廣。福音書同樣在記載耶穌基督的言行事蹟,可是聖經並不以「一綱一本」定某卷為「標準本」,反而接納四本福音書,容許他們對耶穌基督作各有特色、各有差異甚至矛盾的記述。

    教會在歷史中曾經立於「獨尊」的地位。可是當她跋扈、墮落、腐敗,上帝就興起宗教改革和現代民主政治,解放人們和教會,讓教派多樣化,使人們從多樣化的教會領受耶穌基督的拯救。

    上帝喜歡彩虹,喜歡多元;厭惡一統、專制、集權(極權)。對帝國,對要統一別國的國家,對壓制人民的政府和國家,對為炫耀本身的榮耀及為聯合擢取更多資源而結盟的國家,上帝必使其衝突、分裂。

    的確,後來北國以色列被亞述帝國併吞,南國猶大被巴比倫帝國統一。這是因為以色列人南北兩國罪大惡極,不願悔改。上帝係用這方法懲罰以色列人,而不是上帝喜歡「統一」。被「統一」是南北兩國最大的不幸,是來自上帝最大的懲罰,可是,那兩個帝國不久也都被上帝消滅了。

    四百年來,上帝已經多次多方讓台灣人民逃離專制的中華帝國,祂不願台灣再度成為中華帝國的屬地,也不願再使台灣人屈就在國民黨黨國之下。台灣若能不自我作賤,能知所悔改,心靈願意改造,上帝必不讓台灣被中國統一,且要使台灣成為新而獨立、能造福國際的國家。

 

5.受 「地獸」蠱惑與喝了 「海獸」的酒

    啟示錄記載「龍→來自海上的怪獸→從地中上來的怪獸」的事跡、及其命運。

    中國國民黨的黨國就是皇帝崇拜的政權(中國共產黨的黨國亦然),就像是海獸4。他們自定於一尊。他們的領導者雖自稱有宗教信仰,其實是利用宗教和「上帝」/神明,並自視為「上帝」,要求一切為牠所佔有以及臣民絕對的效忠。在他之下,從執政團隊,到各鄉鎮的民眾服務站,到各機關和軍隊的黨員小組,就像是「地獸」。他們神化或偶像化海獸,全面掌控媒體作海獸的傳聲筒,「國庫通黨庫」,開法院,全面監視(聽)人民,假借「聖旨」,從事恐怖統治,採取愚民政策,.….。至今,黨、政、軍、特、法、財、教、公仍有不少人是地獸的成員而不能自拔。

    更嚴重的是,有廣大民眾,從官員、民意代表、工商人‥到一般民眾,爭相從海獸(「大淫婦」)「分一杯酒」,享受海獸的施捨。長久以來,無數的人與地獸、海獸結合成為利益共同體。當台灣邁向建國,這些人唯恐原有的利益、特權不再,所以仍然支持黨國。就如有人作黨國的幫兇,傷害人民的人權、權益和生命,破壞台灣的民主、自由,支持國民黨的不當黨產,抱持「18%」,.….至今不知反省,還從事反民主、反台灣的的行動。這種人已經從地獸的手中喝了海獸施予的烈酒,醉了,上癮了,不願覺醒,不能面對真相。

    龍、海獸、地獸,都會逼迫、殘害對上帝忠誠的教會,因為這樣的教會「懷」有耶穌基督。龍,會被綑綁,被扔在無底坑。海獸,亦即大淫婦,會被耶穌基督打敗而倒地不起。地獸自然也因而癱瘓、消失。當上帝將台灣從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之黨國釋放出來的階段完成,黨國統治和皇帝崇拜的意識、行為、組織都將瓦解。

    但是,龍仍有東山再起,附身在某個執政團體,授權給一個組織的可能;重塑一個新的「龍─海獸─地獸」結構,複蹈「敵基督─皇帝崇拜」之轍。台灣人必須從信而順服耶穌基督得到心靈的改造,才能長久建立一個充滿慈愛和誠實、公義和平安的國家。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發表至今已有三十年。台灣建國尚未成功,但是對台灣作國家認同的人已經超過百分之六十。台灣人走過十多年具體化民主的過程,更認清黨國體制和中國的真面目,也看到自己的弱缺點,仍要更堅定地要往前走向建立台灣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建國和更新之路雖然漫長、崎嶇,可是成功之日可待。這個「新而獨立」的國家,是上帝應許要給台灣人民而通過PCT向台灣人民宣告的。上帝必藉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和全體台灣人實現祂這個應許。

附註 :

(註1)本文只是留取一個地方教會牧師參與「人權宣言」的一些記憶和思考。前段的主要內容集中於一九八O年八月以前的相關事蹟,因為該年九月,筆者受總會指派,離台前往位於洛杉磯的福樂神學院(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進修。後段則主要以聖經的觀點對台灣建國之過程和將來所做的思考,其中也涉及「人權宣言」的聖經神學立場。

(註2)教會公報曾三度加以駁斥,同時保守信徒對台灣歷史和PCT歷史的正確視聽。這三篇文章是:社論「巴克禮與劉永福」、張宗隆的「教會應有的角色及存在的目的─兼對某雜誌曲解教會史實的澄清」、林信堅的「從夏潮北屋的怪文說起」。

(註3)台灣教會公報社和台灣教會公報從一九七六年元月委託總會事務所經辦。一九七七年九月由台北遷回台南;經營和編輯、發行的工作交回理事會執行。這個變動與人權宣言的發表無關,而是理事會早就決定,並得總委會同意、通過。不過,南遷的計畫和時間點,顯有上帝預先的安排。

    南遷之後,台灣教會公報的編輯人事不很安定,更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缺乏能專業並全時間擔任主筆或總編輯的人才。

    當時關心並參與教會公報言論的人不少,台南神學院的部分老師和台南的部分牧會牧師形成一個編輯小組,決定公報的言論。這個小組保持與總會幹部和事務所、以及與外國教會和國際的密切聯繫。這段時間,公報的實際主編是台南神學院的教授王憲治牧師。一九八O年暑假起,林培松牧師從玉山神學院前來擔任主筆,挑起大樑,公報的編輯人事篤定,言論益形充實、堅強。

(註4)皇帝崇拜也是一種偶像崇拜。

 

作者簡介

               張宗隆牧師

                退休牧師

長年參與「聖經現代台語譯本」之審議及翻譯

            曾任教於玉山神學院

曾牧會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南中會永康教會、

   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台中民族路教會

創作者介紹

中興長青團契 NCHUCSF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