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忠銘  2002.03.24

前言
  「普世」(Ecumenical)、「宣教」(Missionary)、「禮儀」(Liturgical),以及「靈恩」(Charismatic)四項運動,乃影響二十世紀基督教會最為深遠的議題。其中,對於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禮拜影響最為直接,也最為顯著的,莫過於「靈恩」與「敬拜讚美」。因從公元二000年起,世上以靈恩和敬拜讚美方式禮拜的教會,已自八0年代的一億信徒,暴增到現在的二億五千萬。雖進入二十一世紀後,靈恩運動的熱潮似乎有退燒的現象,然「敬拜讚美」卻日漸興盛,甚至比起二十世紀有過之而無不及。為此,有人稱「靈恩」與「敬拜讚美」為「第二改教運動」,亦有人稱之為「第三勢力」。其所指的三個勢力,分別為第一勢力的天主教;第二勢力的改革宗;第三勢力則是靈恩運動與敬拜讚美。眼見靈恩運動與敬拜讚美的快速發展,再回顧教會歷史上的宗教改革,走靈恩運動和敬拜讚美的教會,極有可能會在「第三勢力」的態勢下,形成一種另類的「宗教改革」。


敬拜讚美在台灣的崛起

「敬拜讚美」在臺灣的發展,可說是追隨著美國的「靈恩運動」與韓國教會的「敬拜讚美」風潮而起。撇開靈恩議題不談,「敬拜讚美」的出現,根據韓國河用仁宣教師所言:「此一全名為『萬國敬拜與讚美』的活動,乃於一九八七年一月,由漢城的一群基督徒發起。」事實上,在此之前,這樣的聚會形式,早在一九八四年,美國就已經在「純全音樂」(Integrity Music)的理想下,發展出美國式的「敬拜讚美」。他們秉持以賽亞書六十一章十一節:「使公義和讚美在萬民中發出」之經文為基礎,號召基督徒展現共同敬
拜的生活,從中經驗上帝的同在。為推廣其所堅持的理想,不但大量發行敬拜讚美的音樂帶,還組織許多「國際敬拜」(Worship International)團隊,前往世界各地,展開「敬拜讚美」的服事。在此同時,亦訓練了為數眾多的志同道合者,成為「敬拜讚美」的種子事奉者。韓國教會的「敬拜讚美」,即受此影響而來。


相較由美國「純全音樂」所發展而出的「敬拜讚美」,與韓國式的「敬拜讚美」,兩者在時間上有著前因後果的關聯,前者乃成立於一九八四年;後者則開始於一九八七年,前後只相差三年。然美國式的「敬拜讚美」比較隨性、自由且略帶靈恩的味道;韓國的「敬拜讚美」較屬於團隊的帶領,其音樂、詩歌及敬拜的形式,也幾乎源自於美國,但卻充滿了禱告的味道。

敬拜讚美之所以進入臺灣,其主要原因,乃一九八0年代,正當韓國教會大復興之時,基督教臺北和撒那事奉中心的總幹事章啟明長老,有鑑於韓國因禱告和敬拜讚美所帶來教會的興旺,而臺灣的教會卻死氣沈沈,教勢始終難以進展,乃與韓國的宣教師河用仁商洽,想仿效韓國教會復興的模式,來嚐試刺激臺灣教會的增長。在徵得河用仁宣教師的同意後,「敬拜讚美」終於在一九八九年,由韓國引進臺灣。


敬拜讚美衝擊的建議

「敬拜讚美」登陸臺灣迄今,雖只有短短十幾年的時間,然他們卻使力的用文宣攻勢大加宣傳,還策劃各種訓練活動,號召各大教派的教會人士參與。到目前為止,相關的大型聚會,已在台灣各地舉行過無數場次。尤有甚者,他們還致力於「萬國敬拜讚美」節慶的推展,同時利用假期舉辦「敬拜讚美學校」,號召年輕人投入訓練和事奉。學員在受到新鮮、非傳統禮拜方式的刺激之後,乃將所學,整套的搬回到教會「依樣畫葫蘆」,造成傳統禮拜與敬拜讚美格格不入,甚至成為教會的困擾。事實上,只短短接受幾天的訓練,連禮拜是怎樣一回事,都還弄不清楚的情況下,就要上臺帶領人敬拜上帝,實在有點唐突。雖是如此,敬拜讚美所帶來的衝擊,對於長久以來,僵化的傳統禮拜,的確有著反省、思考與刺激更新的作用。


若您的教會也正在「敬拜讚美」,那就請務必注意禮拜儀式與文化之原則:

1.儀式的原則

敬拜讚美雖擁有豐富的舞蹈和肢體語言,也有熱情感性具現代化的音樂和詩歌,心靈短時間內,就可在激情中得著奔放,甚至引起會眾間的共鳴,年輕人也易於接受的情況下固然可喜。但這種效應,在禮拜的程序原則和邏輯脈絡下,必須精心設計,才不致因過於激情,而出現「臨時起義」的「意外」儀式,造成禮拜的脫序。儀式進行時,絕不能孤立或抽離於整體禮拜的脈絡之外,否則將會失去禮拜的整體性。就禮拜的程序原則而言,現行的「敬拜讚美」方式,只能算是禮拜的一部份,並不能將之視為禮拜的全部。一場完整的禮拜,其禮拜程序的設計與安排乃不可或缺。因為,禮拜儀式本身,不但可促使我們體驗靈裡的自由,同時也是導引我們與上帝建立關係的重要『規則』。但敬拜讚美常自立一格,獨立於主日禮拜之外,致使禮拜分成兩階段進行,這樣的話,並不合乎禮拜儀式的邏輯。端此,將之設計,導入整個禮拜程序當中,使之有邏輯、有連貫、充滿儀式的象徵意義,讓會眾「有跡可尋」的敬拜下去絕不可少。畢竟,禮拜的進行,除了讚美之外,更為重要的,還必須要有認罪、祈求、立志,以及領受祝福與差遣等,才算完整。


2.文化的原則

敬拜讚美從國外「進口」以後,如此的禮拜和音樂,稱得上是繼主流教派的禮拜方式全盤西化後,另一種禮拜文化的「殖民主義」。因為在「敬拜讚美」進行時,其所用的樂器、詩歌,幾乎全由西方引進。雖說這些「東西」是從韓國模仿而來。其實,諸如此類的禮拜形式,還是韓國教會模仿西方國家成為「二手貨儀式」後,再將之全盤引進臺灣,導致我們成了「三手貨」儀式的教會。這樣的結果,真有如致力於本土音樂與禮拜教育多年的駱維道牧師,在<藉『道成肉身的音樂』禮拜:我的使命>一文中所言:「我們的教會有如『香蕉的教會』,所用的音樂是『拷貝的音樂』,所讀的神學是『翻譯的神學』,所用的禮拜儀式是『二手貨的儀式』(second hand liturgy)。」當然,駱牧師並不否定二手貨亦有其重要的功能,但如何在自己的文化脈絡中,建構出自己的禮拜與音樂,來和上帝建立美好的關係,是他所殷切盼望的。


當敬拜讚美團體,力圖揚棄傳統的聖詩時,教會為了因應聚會的需要,無不卯足全勁,盡力找尋感人、動聽、好學、好唱、好記的詩歌供會眾唱頌。但在尋找時,負責選歌的人,往往對於禮拜的真正意義不甚了解,且對於聖詩學也一知半解。要領人歸主來敬拜上帝,除了得具備禮拜和聖詩的學問外,也必須注意到與他文化共處與對話的重要。因為如此,才能展現出主內一家的和諧畫面。今天,在多元文化的情況下,普世教協正致力於普世教會的合一,以及更新禮拜的功課時,我們絕不能忽略本土文化,只偏重於西方的禮拜音樂。基於此,如何處在自己文化的立場上,與他文化產生良好的互動,相輔相成,與上帝和他人建立起美好的關係,著實是我們所當努力的功課。目前,雖有諸多教會群起反省與思考這個嚴肅的課題,但仍有不少「敬拜讚美」的教會領導者,嚴重缺乏普世禮拜與音樂的觀念,依然偏重西洋的禮拜和音樂,甚為可惜。


結語

如前所述,「敬拜讚美」於一九八九年進入台灣後,禮拜與音樂著實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傳統的禮拜儀式不再受到重視,聖詩學的真義也被忽略,連傳統的教會音樂也被棄之一旁,導致教會之間的代溝與隔閡日漸加深。有鑑於此,如何勇於面對敬拜讚美所帶來的衝擊,從禮拜神學與教會音樂之歷史和現代的角度,提出適切的反省與建議,乃身為一位基督徒所責無旁貸的。吾人在此以〈敬拜讚美衝擊的再思與建議〉一文,提出反省性的建議,並非站在本位主義上,蒸餾出自己的看法,來否定「敬拜讚美」的禮拜方式。也非以「嗤之以鼻」的態度,看輕其禮拜的價值。而是想藉此呼籲,當大家潛心於敬拜讚美的熱潮時,必須了解禮拜、音樂、儀式與文化的真義,才不致於因「敬拜讚美」受到歡迎,就將之絕對化,進而忘卻或拋棄傳統的禮拜。身為傳統基督徒的我們,當要能更進一步從傳統與新興的禮拜儀式差異中,汲取相異於長老教會禮拜的優點,用開闊的心,接納多方面的禮拜方式,才不致在敬拜讚美的洪流當中迷失自己。

創作者介紹

中興長青團契 NCHUCSF

中興長青團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